人际与家庭 下一篇
 
青少年与父母(一)
 

   

他们要么叛逆,挑衅,寻找快感,要么反过来,整个儿缩回自己的小天地里,用“流亡”把自己包起来。这是进入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在面对自己的身心发生急剧变化时采取的两种策略。成年人在面对他们的这种策略时往往束手无策。自从神经学家开始研究青春期少男少女的头脑以来,他们更加确信,在青春期阶段,心理上的冲动要比他们体内的激素更重要。
  人脑中的成长推动
  这是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附近的“全国精神健康中心”里的一天:一些青少年懒洋洋地坐在走廊里,靠玩笔记本和听MP3打发等候的时间。精神病医生杰·基德把他们一个接一个叫起来,让他们躺到一张床上。在美国全国健康中心过去的14年里,这样的场面每周都会有一次。基德用仪器扫描青少年的脑部,14年下来积累了大量的扫描图片,他通过这些图片描绘出“青春期”的图画。
  “人脑在青春期成长得非常迅速,甚至比我们猜想的还要快。”基德说。当成长中的青少年开始怀疑成年人教导他们的关于生活的先见之明,当他们开始对成年人表现得执拗,当他们偷走马路边的交通指示牌,口中充满成年人不能理解的青少年词汇时,这些现象不仅和青春期的激素有关,而且和青少年面对的心理社会方面的挑战脱不开干系:他们必须和童年说再见了。当然在青少年脑中发生的变化也居于决定性的位置———负责认知的大脑皮层在青春期成长得非常迅速。
  在争吵中证实自己
  在青春期,青少年的情感忽上忽下,就如同一个人在蹦床上跳上跳下。德国儿童心理学家彼得·谢尔形容说,父母在这个过程中的作用像蹦床的床面。因为为了能够寻找自我,青年人必须首先把那些比他们更有权力的,有关系的人震动一次。在他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这些人还曾经保护过他们。
  “父母现在不再是榜样,而是敌手。”心理学家这样形容父母的角色。
  麻烦有自己的意义
  青少年和父母对抗是不可避免的,双方都必须经历和走出这个过程。
  在孩子进入青春期以后,父母根本不可能成为自己孩子的伙伴。他们的任务只是去做孩子的敌手,然后努力保持冷静。这样的冲突很有意义,即使双方互相不能理解。
  心理学家认为,就算青少年不能接受父母的反应,但为了明确自己的位置,他们仍旧需要这样的经验。他们的心灵在这一段不平静的时期内接触世界,寻找结合点。
  这个过程还有一个可笑的后果:自称平等宽容的父母,突然发现他们对孩子的态度如此“保守”。他们禁不住回忆起自己的父母当初是如何对待他们的。不论是对父母还是孩子,青春期困惑的内容都不是重要的,怎么样明确互相的位置才更加值得注意。

 

返回
版权所有:中国心理学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路甲10号   
电话:86-10-64888946  邮编:100101